相關網站

失控的十七歲思覺失調症(舊名精神分裂症)          

個案小陽(化名)

1.      年齡24

2.精神症狀:莫名的哭鬧、尖叫,無法自我控制出現類似起乩的現象,醫學上診斷為思覺失調症(舊名精神分裂症)

3.心理症狀:緊張、壓力、無助感

    那一天從學校回來覺得頭很痛,吃完飯小睡一下,睡起來還是沒有好轉,爸爸便騎車載我去診所打頭痛針,到診所的時候我突然冒冷汗,回家途中開始有一點乾嘔,我急忙叫爸爸停車,在路邊就吐了起來,但吐完第一口之後我開始莫名其妙地哭泣,爸爸緊張地問我怎麼了?我第一個反應就是說我想要回家,因為我不曉得自己為什麼會這樣子?回到家的時候,媽媽看到我整個人蹲著在地上大哭大叫,直覺我是卡到什麼不好的東西,就說要去奶奶家附近的宮廟,沿途上我的頭一直很痛、很痛,然後還是一直不斷地哭鬧,而且嘴巴裡細細碎碎的依稀在唸什麼東西……

    這種怪異的狀況陸續出現了幾次,雖然有去宮廟處理但狀況並未消失,發作起來會有類似起乩、哭鬧的狀況出現。記得有一次也不曉得為什麼,我就把媽媽拉到四樓,上去後我就一直哭,一邊講我聽不懂的話,媽媽後來說聽起來像是韓語,那時候我就一邊講一邊流淚,體內的那個我好像一直想要把那個痛苦講出來,我也感受得到被火燒灼熱的感覺,很痛苦很痛苦……

    讓我覺得非常困擾的是在學校發作,那一天上課沒多久我就覺得我有點想吐,因為先前發作的經驗我心裡開始緊張,趕緊去洗手檯吐,吐完一坐到座位上我就開始發現我在發抖,心跳慢慢加快,我想要打電話給媽媽,所以從書包裡面拿手機,沒想到還沒拿出來就突然大聲地尖叫,是很長很大聲的尖叫,老師馬上下了講台問我怎麼了?這時我都還是有意識的,只不過我也不曉得為什麼我會大叫,也沒有辦法回答老師的話,後來男同學扛著我要去輔導室,我的身體開始亂動,腳和手都一直又踢又甩,抗拒著不要讓他們接近我,雖然我這時還是有意識,但身體已經不是我的了。後來我的情況有緩和一點,也漸漸覺得很累、身體癱軟,父母到的時候我意識稍微恢復,但是身體很虛弱。

    發作隔天我還是一樣去上學,但去學校路途中,我心裡想說天啊!等一下進去班上不知道會怎麼樣?非常忐忑不安,頭低低的不敢看別人,結果沒想到我一走進教室,大家都圍過來問我有沒有什麼事?因為這個舉動當下覺得,好溫暖,朋友或同學都沒有用異樣的眼光來看自己,我算是非常幸運的。

    因為之後發作了兩三次都被送到輔導室,但輔導室的老師可能也不是很喜歡這樣,所以輔導室老師便跟我說如果情況沒有改善,可能會把我退學,在當下對我來說是一個很大的打擊。所以之後只要發作我都不想要讓老師知道,同學們就會幫我把門窗還有窗簾拉上,就是不想要讓老師發現,然後發作的時候,他們改把我送到保健室。

  之後經媽媽的朋友介紹,我們第一次去衡山高雄服務處,填寫完基本資料後,服務人員拿出一張圖,跟我解說人體靈性模式的結構圖,裡面有很多東西都是我以前從來沒有聽過的。當下聽會覺得有一點匪夷所思,兩三次以後我才慢慢連結理解了為什麼我現在是這個狀況?還有為什麼我會做出一些自己沒辦法控制的事?知道靈性的原理對我來說是非常有幫助的。我不會再想自己到底是做錯了什麼事?也知道要做什麼才能改善自己的狀況。

    第一個月只要有空,我就前去衡山接受身心靈能量調理,發作的次數也減少許多,偶爾覺得好像快發作了,就用轉移注意力的方式,例如看書散步、捏自己、吃酸梅等方式喚起身體的感覺;另外我也接受了舒眠調理,長年頭痛因此舒緩很多,睡眠品質變好,人也比較有精神了,到第三個月,我整體的狀況都有了很大的改善。印象深刻的是當時的陳督導,會安排我在訪談室進行諮詢,用關心還有輔導的方式來幫助我釐清煩惱,讓我了解到只是簡單的關心或是輔導也可以有很大的幫助,因此就從那個時候開始,我覺得自己以後也要當諮商心理師,這是來衡山後才立定的志向。

    後來我的生活逐漸恢復正常,順利地考取大學及研究所,現在就讀於輔導諮商研究所,朝著諮商心理師的目標邁進。我失控的行為沒有再復發了,我常想,如果沒有衡山,現在我說不定在精神療養院,而且也沒有明確的生活目標,想要幫助那麼多人,如果沒有來這邊,我不曉得可能我以後的生活是怎麼樣?因為有精神障礙的人症狀都是慢慢越來越嚴重,我十七歲就有這種現象,如果從十七歲開始就無限延伸,那狀況是我無法想像的。所以我想要跟那些跟我有一樣狀況困擾的人,來衡山就對了。

 

小陽(化名)靈性透視圖

TOP